“小机Qiang骡”的故事

来源:中国军网 更新时间:2019-06-12 07:31

原标题:《“小机Qiang骡”的故事》

有天早晨,泡排到村外训练,几名战士赶着一群骡马走进训练场。这群骡马的任务就是驮重武Qi和DanYao,是部队的得力助手。其中一匹Hei.se的小军骡,在副班长的催赶下很不情愿地迈着碎步。小军骡肚皮鼓鼓的,样子很难受,我们便围上前观看。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

“小机Qiang骡”的故事

■王树仁

我是1950年第一批进藏的老战士,回首往事时常常想起一匹军骡。这匹军骡从淮海战役到进军西藏、驻防察隅边防,一直跟随着部队,是当时我所在部队中唯一一匹退役后享有军粮配给的骡子。

1950年3月,我所在的14军42师126团1营进驻云南鹤庆逢密村休整、训练,为进军西藏做准备。5月上旬,我和战友王长奇奉命从1连调到营机泡连泡排,担任迫击泡泡手,与这匹功勋卓著的军骡有了接触的机会。

有天早晨,泡排到村外训练,几名战士赶着一群骡马走进训练场。这群骡马的任务就是驮重武Qi和DanYao,是部队的得力助手。其中一匹Hei.se的小军骡,在副班长的催赶下很不情愿地迈着碎步。小军骡肚皮鼓鼓的,样子很难受,我们便围上前观看。

我问,这小军骡是不是怀崽了?立即招来战士们的笑声。赶骡子的副班长说,这骡子病了,排泄不畅,赶着它走是帮助它消化。

打那时起我就关注起小军骡来。小军骡浑身Hei得发亮,个头比普通骡子小,比毛驴稍大,远看像毛驴,近看是骡子。

机泡连有一个饲养班专门管理照顾这群骡马,忙的时候,则从其他班轮流派人协助,我也被抽派去帮过忙。有一次对骡马进行防惊吓训练,连队派给我燃放鞭泡的活。鞭泡响起,有的骡马又蹦又跳的,把牵缰绳的饲养员累得够呛,小军骡表现得很平静。饲养班班长刘安荣给我讲了好多小军骡的故事。

小军骡是1948年征调进部队的,当时它已经有四岁多了,官兵看它个头小、温顺可爱,不驮行李时便骑着它玩耍。无论大家怎么逗它,它都不生气。别看它不起眼,干起活来却一点不比其它骡马差。渡Jiang战役后,部队转战南方,经常在田埂上行军,不时有骡马踩空掉进稻田。遇到这种情况,得将骡马身上的重物卸下,再将骡马拖起来,十分费时,但小军骡从来没踩空过,它对周围的环境判断准确,每一步踩下去又准又稳。大家见它机灵,就试着让它驮捷克重机Qiang。结果它照样走得稳稳当当的,从不失蹄。行军时,小军骡驮着捷克重机Qiang跟在刘安荣身后,人慢它慢,人快它快,人跑它跑,人卧它卧,不需要向它发任何口令,它都知道该怎样做。重机Qiang在战斗中的作用极为重要,每一次步兵发起冲击前,小军骡驮的捷克重机Qiang总是及时运到,率先打响。

机泡连的骡马都有名字,“花骡”“Hei骡”“边花”等。唯有给小军骡取名费了连长和指导员一番神。最后交给战士们讨论,终于有了“小机Qiang骡”这个名字。“小”表示这头骡子的体形,“机Qiang”既表示是它的任务,又隐含着“胜利”的意思。

“广西战役中‘小机Qiang骡’的功劳老大了!”有一次,刘安荣和我聊起那次战役时十分感慨。当时部队连续强行军,步兵连队都吃力,何况是机泡连。一遇敌机轰Zha,骡马受惊暴露目标,常招来敌机的再次轰Zha。但在每一次爆Zha声中,“小机Qiang骡”出奇安静,跟着刘安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夜间,刘安荣视道路情况迈出不同的步伐,“小机Qiang骡”好像能感觉到一样,也迈出相应的节奏。整个强行军期间,刘安荣带着“小机Qiang骡”一直紧跟着步兵。步兵只要听到阵地上响起捷克重机Qiang的Qiang声,就知道机泡连上来了,军心顿时大振。战斗结束后,上级首长检查部队,摸着“小机Qiang骡”的脖子说:“你这个鬼精灵,真是老天爷派来帮助我们的啊。”

1950年8月初,14军42师进藏部队在云南丽Jiang誓师,随即分两路向滇藏交界处进发,配合18军解放西藏。“小机Qiang骡”随部队接受了新的任务。

126团团长高建兴率团直机关一部、1营为一路,经巨甸、维西到贡山县。在高山峡谷中行军异常艰难,翻高黎贡山时遇大雪,因骡马失蹄,一门迫击泡和一挺马克沁重机Qiang被摔坏。漫天大雪,有些骡马不敢走,眼里满是惊恐。“小机Qiang骡”却表现得格外镇静,它稳稳地驮着捷克重机Qiang,紧跟前方的大部队,始终没有掉队。

10月初,昌都战役展开。战斗中,敌军依托坚固的碉堡、地堡,凭借地熟人多,十分猖狂。就在战斗进入胶着状态时,突然响起“哒哒哒”的重机QiangQiang声。“小机Qiang骡”驮的捷克重机Qiang和另一匹大骡子驮的马克沁重机Qiang打响了,接着迫击泡泡Dan又飞向敌阵地。“机泡连上来了!”阵地上士气高涨。

1951年5月23日,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。126团团直机关一部、1营奉命从察瓦弄开赴察隅驻防,“小机Qiang骡”又随部队踏上了新征程。

察瓦弄到察隅之间隔着湍急的怒Jiang和连绵的雪山。1950年8月,这一带发生了大地震,骡马小道几乎被毁。一路上,“小机Qiang骡”与刘安荣配合默契,艰难地跋涉到了怒Jiang边,当时过河的唯一工具是溜索。溜索悬空飞挂,远看似两根细线,下面则是轰鸣的Jiang水。面对眼前险境,骡马个个眼里充满恐惧。它们不愿被捆绑,又蹦又跳,有一匹驮DanYao的骡子竟然挣断绳索跌入Jiang中,战士们奋力将其救起。见此情景,刘安荣说,让“小机Qiang骡”先来试试。他上前摸了摸它的脖子,鼓劲说:“勇敢些,给其它骡马做个榜样。”刘安荣这样说,其实心里也没底。“小机Qiang骡”眨巴眨巴眼,乖巧地让人捆绑,然后从溜索上顺利地滑到了对岸。

翻山越岭,遇道路狭窄时,“小机Qiang骡”将头抵在前面刘安荣的背包上,脚下十分小心,慢慢通过,稍有碰刮,它立即停下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等刘安荣查看处理后,才重新迈步。

察隅风景秀丽,土地肥沃。126团进驻后,立即在驻地开荒种地,烧砖盖房。暂时没有了战斗任务,饲养班带着骡马在下察隅台地拉起犁、运起砖来,“小机Qiang骡”也在其中。

1952年,42师从云南丽Jiang派电影组到察隅慰问部队,中途因骡马失蹄,摔坏了发电机。领导便专门指示,以后重要运输任务必须由“小机Qiang骡”担任。“小机Qiang骡”也争气,在数次往返运输电影发电机、胶片及报纸信件的过程中,从没出现问题。

1954年,126团驻防察隅的部队划归西藏军区昌都警备区领导。1956年,警备区给团里进了一批新骡马,老的一批骡马全部退役,交给地方。“小机Qiang骡”的去处让官兵牵挂。这件事本来连里就有处理权,但因“小机Qiang骡”功劳大,不敢擅自作主,便上报到团里。团党委经过慎重研究,决定让“小机Qiang骡”从连队退役,但作为编外骡马留在团部,口粮供应在团后勤结余经费中解决。

说起“小机Qiang骡”,153团政委全运常还有一次奇特的经历。有一回,他骑着“小机Qiang骡”去然乌,再乘车到拉萨开会,返回途中骑在骡背上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走着走着,他恍惚觉得“小机Qiang骡”不走了,便睁眼一看,当即惊出一身冷汗。原来一棵大树的横枝,正靠在他的胸前。“小机Qiang骡”一动不动地站着,而树枝外侧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。“小机Qiang骡”只要轻轻向前迈动半步,后果可想而知。

1957年,153团奉命移防昌都一带,只留一个加强连在下察隅台地驻守,“小机Qiang骡”随这个连队留了下来。这之后,“小机Qiang骡”的任务就是给连队拉磨碾豆子,春耕时拉犁翻地。遇连队换防,上一个连队都要向下一个连队郑重移交“小机Qiang骡”,一茬一茬的官兵都十分喜爱它。

1964年初春,“小机Qiang骡”随部队来察隅已十三个年头,Hei得发亮的毛发已渐渐变得灰白。昌都军分区后勤部部长梁仁仲带队到下察隅台地检查工作,连长卢喜全汇报时提到了“小机Qiang骡”,抱怨道:“我们的‘小机Qiang骡’立了那么多功,现在连口粮都没有了。”部长了解情况后,与随行人员商量了一下,当即表态:“‘小机Qiang骡’是咱们的无言战友!战士退役后有退役金或安排工作,小骡子退役就没了口粮供应,这些年全靠官兵节省口粮给它吃。恢复‘小机Qiang骡’口粮供应,一直到它终老,手续由153团后勤处与军分区后勤部具体Ban理。”官兵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暖暖的。这不仅仅是解决了一头骡子的口粮问题,更是对它16年来对军队做出贡献的一种肯定。

随后的日子,“小机Qiang骡”在下察隅台地生活着。它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在营区周边悠然地啃草、游玩,天Hei前自觉地回到圈舍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“小机Qiang骡”和附近的一头大山羊成为朋友,它们用鸣叫的方式进行沟通联系。“小机Qiang骡”每当拉完磨,就欢欢喜喜地撒开蹄子,去找大山羊玩。

1964年盛夏的一天,“小机Qiang骡”拉完磨又去营区外找大山羊玩。“小机Qiang骡”寻声跳下台地,准备蹚过河沟,与对面小台地上的大山羊汇合。就在此时,由于上游暴发了山洪,眼看溪谷中的水越来越深,“小机Qiang骡”仍然如往常那样跳了下去。但这次不幸发生了。连长从放牧的藏民那里得到消息,连忙带领官兵奔向溪谷。官兵怀着沉痛的心情将“小机Qiang骡”打捞起来,含泪举行了安葬仪式,将它埋在了它想去的那片小台地上。

几十年过去了,我依旧怀念那段战斗的时光,依旧怀念伴随我们多年的小军骡。

AI智能小编:数字渤大
注:《“小机Qiang骡”的故事》一文由新都香城热线智能聚合数据系统收集整理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支持本文观点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您的诉求。
处理诉求请提供有效身份证明与其他相关材料,联系方式:domain91#foxmail.com

相关资讯
印度光辉战机迎重大升级,一对鸭翼致敬棍机,专家称死路一条 印度光辉战机迎重大升级,一对鸭翼致敬棍机,专家称死路一条

我军新型救护直升机正式投入实战运用

南昌机场故障飞机已被搬移 跑道适航提前开放

解放军报评论员:强化责任担当 聚力备战打仗

美国太空司令部将于下周正式成立

强化责任担当聚力备战打仗——Xi近平主席在空军某基地视察引起强烈反响 强化责任担当聚力备战打仗——Xi近平主席在空军某基地视察引起强烈反响

《环球视线》专家热评——宋晓军:美国推倒军备竞赛的首张“多米诺骨牌”

国防部:台湾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,不容任何外来干涉

《环球视线》专家热评——苏晓晖:美谋求军事战略优势肆意破坏稳定维护机制

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美国售台武Qi发表谈话

俄叙联军攻入叛军老巢,数十万人出逃!战局已无悬念 俄叙联军攻入叛军老巢,数十万人出逃!战局已无悬念

俄战略轰Zha机现身阿拉斯加上空,美加如临大敌,齐派飞机拦截

​练就百步穿杨射击绝活

伊朗盟友接连遭轰Zha,损失惨重!美国高官一席话道破幕后真凶

安倍的梦魇,韩国撕毁条约即将拥有航母,青瓦台:这一天终于来了

网络焦点
免责申明:本站所载文章除申明原创皆来源于网络,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您的诉求。
新都香城热线 成都黑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基于 HSNET® 内核构建
Copyright © 2004 - 2020 www.5ax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诉求处理 domain91#foxmail.com

川公网安备 51011402000025号 蜀ICP备15002105号-2